心理学研究发现男女分手后的心理差异

phyxiao 发表时间:2015-11-03 15:47

文:清华大学心理学主任彭凯平

中国文化中有许多描述爱情的文章和诗篇,既有大气磅礴、惊世骇俗的爱情宣言,又有婉约动人、铭心刻骨的缠绵小调。其中,有两位诗人的作品给我留下的印象最为深刻:一位是元朝元好问的“问世界情为何物?直教人生死相许”(金、元之际著名文学家元好问的《摸鱼儿·雁邱词》);另一位就是著名诗人陆游的《钗头凤》。但我意外地发现,这两位诗人的作品都是在爱情结束后写出来的,应该是分手后的伤心之作。


元好问是睹物思情——看到大雁为了爱情投地而死之后,写下了这首传颂千载的名篇。但我后来发现,元好问其实是个风流才子,到处留情,绯闻不断。那么问题来了:一个如此多情的才子,怎么能写下如此专情的诗篇呢?我们常说“言为心声”,能够有这样深切感受的人,一定是有过特殊的心理体验,才会让他发出如此凄美的声音。这种矛盾到底是怎么产生的?心理学家又是如何解释某些花心男人,对自己真正喜爱的女人也会倾注如此长久的思恋呢?

进化心理学家认为他们已经有了答案——这是由于男女两性在漫长的人类进化过程中,选择配偶的策略不同。由于生理原因,女性在配偶选择方面非常谨慎,以便找到高质量的男人。因为女性在有了性生活之后,很可能会经历漫长的怀孕期和哺乳期,以及更长的抚养期。这就使得她们在配偶选择方面的投资策略往往是要求严格,以保证自己的后代能够在未来得到该男人的支持和关怀。

而在漫长的演化过程中,男性先祖选择的投资策略则是尽可能多的去与女性发生性关系,以保证自己的基因有足够多的机会得到繁衍,这就使得男人显得有些花心。其实,无论是古代梁惠王谈到的“寡人有疾,寡人好色”,还是当代成龙说到的“男人都会有的男人毛病”,都是我们人类的演化历史选择出来的男性性心理特性(不是说必须这样,只是解释为什么会是这样)。

既然这样,为什么如元好问和陆游这样的男性,在分手之后反而对自己曾经的爱人会有如此的迷恋和惆怅呢?女性是不是对自己曾经的爱人也很依恋呢?

最近,美国纽约宾汉姆顿大学(BinghamtonUniversity)的心理学教授克雷格?莫里斯(CraigMorris)在《进化行为科学(EvolutionaryBehavioralSciences)》上发表的一份研究报告,提出了一个有趣的假设。他认为,这主要是因为在性关系结束之后,男性和女性下一步所面临的选择配偶的策略不同造成的。女性在分手后,不得不重新开始选择优秀的男性,所以,她们必须从分手之后的痛苦中迅速恢复过来,以保证自己的活力和吸引力。同样,男性也不得不重新开始下一轮的求偶竞争,并且很可能会发现,他们在这种竞争中并不总是能够找到优秀的女性;因此,他们的失落感会越来越强,从而对过去优秀女性的怀念也就会越来越深刻。

那么,有什么证据可以用来证明这样的理论假设呢?

克雷格?莫里斯和他的团队对来自96个国家,5705名受访者进行在线调查,要求每个参加调查的人来评估分手对自己情绪和身体的伤害程度,伤害等级从1到10,1是没痛苦,10是极度痛苦。结果显示,女性在情感上感受到的痛苦更大,平均得分6.84,高于男性的6.58;在生理上的痛苦亦是如此:女性平均得分4.21,高于男性的3.75。虽然看上去差别非常小,但它们有着统计学上的显著意义。由此可见,在一段感情中,尽管女性在选择伴侣上极其严格,但如果遇人不淑,分手会给她们带来更大的伤害。


不过,尽管分手会给女性带来巨大的心理和生理伤痛,但随着时间的流逝,她们最终会彻底走出情伤;尤其是一旦她们意识到必须坚强,是开始新生活的时候了,她们就会恢复得更快、更彻底。通过研究发现,分手那一刻给男性带来的痛楚可能没有像女性那么深刻,但男性可能会逐渐产生一种深深的失落感,这种失落感可能会持续几个月,甚至几年。当男人意识到自己正在这样的失落感中“下沉”,那么他必须重新开始为爱竞争,以取代他逝去的爱人。更糟糕的情况是,甚至有男人发现,这个逝去的爱人是无法取代的。因此,分手带来的伤痛可能会使部分男性终生“难愈”。

由此可见,虽然分手造成的情感上的痛苦,女性感受到的要比男性强烈些;然而,一旦平静后,女性的心态恢复得通常要比男性好。所以,她们能够幸福地开始新的爱情和婚姻。反而是男性更有可能会用更长的时间怀念过去那段美好的感情!现在我们了解了这些现象后面的心理学原理,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陆游会写下那样感人肺腑的诗句了。

多情总是男人病,

无情未必是男人。

莫道天涯尽芳草,

劝君珍惜眼前人!

本文已授权发布。

评论区

x920 2015-11-03 15:55

我一定要好好珍惜,好好爱护。